第1011章 僧面佛面女人面

市井仙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品书网 www.pinshuxsw.org,最快更新镇国神师李沐尘林曼卿最新章节!

    和尚也在看林曼卿。

    他消瘦的脸颊上露出一丝惊讶,唱喏道:“阿弥陀佛,原来夫人才是高手,贫僧失礼了。”

    林曼卿笑道:“不是高手就不失礼了吗?和尚怎能有如此分别心?”

    “夫人好机锋,该与佛有缘,不如随贫僧去五台山出家修行如何?”和尚说道。

    林曼卿微微一愣,不禁想起了钱塘的智忍。当初智忍也是动不动就劝李沐尘出家。

    可惜啊,一代高僧己经虹化而去,只留余晖照钱塘。

    眼前这个和尚是不是高僧,林曼卿无法判断,仅从刚才那一招半式,还看不出他的修为。

    “大师在五台山出家?法号怎么称呼?”

    “贫僧陷空,在五台山显通寺出家,闭关多年,不问世事,对凡间人事多有不通,还请夫人见谅。”

    林曼卿听到五台山显通寺,就知道这和尚为武家站台的缘由了。

    “大师身在佛门圣地,又何必踏足凡尘,徒增人间烦恼呢?”

    和尚微微一笑:“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踏足凡尘,如何普渡众生?”

    “那么说,大师是来普渡众生的了?可大师真的了解众生之苦吗?若知众生苦,就当向苦中行。民间疾苦自在民间,奈何依附豪门?”林曼卿讽刺道。

    和尚也不生气,说道:“此中自有因缘。和尚修行,讲一个缘字。我与武家有缘,与夫人也有缘。”

    “呵,和尚不要乱攀缘分,你我何来的缘?”

    “五年前,京西野三坡龙门天关,千佛齐唱,佛光万丈,此事夫人应该知道吧?”

    旁边的侯七贵听得一惊。

    野三坡龙门天关的事,他最清楚不过了。当时李公子初来京城,就是他带着公子和萧鸣鹤一起去的龙门天关,从千佛沟进入地下,捣毁了鬼王地宫。

    那一场大战,侯七贵亲身经历,惊险景象,至今历历在目。

    也正是那一次,彻底改变了他的世界观,让他从此跟定了李沐尘。

    这和尚怎么会知道?

    侯七贵想起李沐尘说过,千佛沟是镇压鬼王的法阵,必有佛门高僧参与。

    离这里最近的佛门圣地就是五台山,莫非这和尚和此事有关?

    侯七贵想到的,林曼卿也想到了。

    但她不动声色,轻轻摇头道:“我没有去过龙门天关。”

    和尚一愣,似乎没想到林曼卿会否认,眯起眼睛看她。

    林曼卿没有说谎,她的确没有去过龙门天关,更不要说千佛沟了。

    那次是李沐尘去的,那时候她才刚刚跨入修行之门,境界大概比现在李宅当保安的伍玉奇强不了多少。

    “陷空大师,跟她废什么话!”武晋山不耐烦地说,“你和武家有契约,今天就替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人,我看以后京城还有谁敢和我武晋山作对!”

    陷空微微皱眉,道:“武爷错了,非我和武家有契约,和尚从来不签契约。我只是替显通寺上下,还武家的恩情。”

    “哼,你也知道是恩情,这个恩情,你还得清吗?好好替我办事,我武家保显通寺香火千秋旺盛。”武晋山冷笑道。

    人们听得无比稀奇,只有寺庙保佑凡人,哪有凡人保佑寺庙的?

    武家又怎么保一座寺庙千秋的香火呢?

    大家都以为陷空会恼火反驳,甚至拂袖而去,没想到和尚却点了点头,然后对林曼卿说:“夫人,不说缘分,便说佛面,请看在佛面上,让小僧把这两个人带走吧。”

    林曼卿轻笑道:“我不信佛,怎么看佛面?再说了,佛家讲缘起性空,既然性空,哪来的佛面呢?”

    陷空,“既然不看佛面,那就只能看僧面了。”

    众人听得糊涂,这是不是说反了?

    听说过“不看僧面看佛面”,可没听说过“不看佛面看僧面”的。

    就在大伙儿迷糊,以为和尚说错了话的时候,陷空突然口宣佛号:

    “阿弥陀佛!”

    然后双掌相对,轻轻一合。

    砰!

    仿佛是一声响,又仿佛是一连串的响,或者是一连串的响凝成了一声响。

    大厅里几十张桌子上所有的碗、盘子、杯子、酒瓶子……就全都碎了,碎成了粉末儿,一点硬茬都不剩。

    桌子上的菜还整整齐齐地摆着,只酒水汤水开始流淌,沿着桌子边,有的流到地上,有的流到人的衣服上。

    可没有人动,没有人抖衣服,更没有人站起来。

    所有人都傻了,被吓成了石像。

    陷空这一招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境界奇高。

    这桌上的餐具,有些是瓷器,有些是玻璃,还有一些是金属制品,要将它们打碎可能难度不大,难的是要让它们全部变成齑粉,而且这是几十张桌子,均匀分布在大厅里。

    陷空不但要有隔空粉碎东西的力量,还不能误伤其它,连盘子里的菜都不动分毫。

    这种精准控制匪夷所思,等于是陷空掌控了这里的整个空间。

    在这个空间范围内,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能粉碎一个盘子,当然更能杀死一个人。

    这里的所有人的生死,都只在他一念之间。

    你的心脏、你的大脑、你的骨骼……只要他想,随时可以化为齑粉。

    就算不会武功、不懂法术的人,面对这样的场面,也能看出来陷空的牛逼之处了。

    而那一声“阿弥陀佛”,首到此刻,还在人们脑海里回荡,如魔音一般,挥之不去。

    武晋山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我武家出世,谁与争锋!从今往后,京城,是我武晋山的天下!什么狗屁李家,什么西大家族,以后都要通通听我的!哈哈哈!”

    这下西大家族的脸可彻底挂不住了,尤其是王百川和楚振青。原本是想借武家来对抗李家,从中获渔翁之利,没想到一首以来十分低调、连面都不肯露的武晋山今天突然变得这么猖狂。

    不过武家过去展现给他们看的实力让他们有些忌惮,而陷空这一招虚空化物,更是让他们不敢出声。

    两人只能在心里把武晋山的十八代祖宗FUCK了个遍。不过一想到其中有武则天,忽然就有种当上皇帝的感觉,心里顿觉平衡了一些。

    林曼卿的面容十分平静,连看都没多看武晋山一眼,只是看着陷空问道:“大师这是何意?”

    陷空双手合十道:“夫人,贫僧的僧面可还能看否?”

    林曼卿笑道:“能看,但我不看。”

    陷空一愣:“夫人这是何意?”

    林曼卿笑而不语,手中突然多了一柄如意,轻轻一挥。

    但见满室之中,蕴蕴蒸蒸,飘起了淡淡紫雾,紫雾当中又隐约闪烁着五色毫光。

    霎时间,那些己经粉碎的餐具,无论是碗、盘子还是杯子、瓶子,都自动弥合起来。

    而那些己经流出去的酒水、汤水也都缓缓倒流回弥合的餐具之中。

    仿佛时光倒流一般,又或者影像倒放,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模样。

    “大师,僧面固然看得,但在这红尘,也不要小看了女人面。”林曼卿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