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二十五章 新的行动

万古帝婿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品书网 www.pinshuxsw.org,最快更新夜玄周幼薇最新章节!

    最新章节!

    “早啊两位?”

    然而下一瞬间,祝秀秀就出现在了乾坤老祖和狂奴的身后。

    两人身子一僵,随后假装没听到,直接往前走。

    “记得给我多宣传宣传,就说本座要选妃。”

    祝秀秀可不管这些,大声说道。

    “没问题!”

    乾坤老祖大声回应道。

    祝秀秀离开了,她也要去闭关。

    乾坤老祖和狂奴这两个家伙去了一趟黑暗魔海,如今都已经迈入道尊境了。

    她好歹是古皇绝巅,再不进入道尊境,就落后了。

    等到祝秀秀离开。

    乾坤老祖才反应过来,骂骂咧咧道:“老祖我现在可是道尊境,怕她个卵啊!”

    狂奴沙哑地道:“不是怕她,而是在听到别人的秘密后,你心虚了。”

    乾坤老祖扭头看向狂奴:“放屁,你不也心虚了?”

    狂奴扯了扯嘴角:“我只是怕你一个人尴尬。”

    乾坤老祖顿时哈哈大笑:“狗狂奴,你想笑死老祖我然后继承太极仙锅么?你还怕尴尬?”

    狂奴难得没有去说什么。

    经历了黑暗魔海岁月囚笼之后,很多事情其实都看开了。“抓紧闭关吧,如今的境界上限是在道尊之上,目前还不知道是否存在二十四之数,可如今踏入道尊之上的,只有烈天帝他们几人,对于每一个踏入道尊境的

    人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狂奴快步离开,决定回到自己的宫殿闭关。

    乾坤老祖连忙跟上,与其并肩而行,郑重道:“的确,咱们现在能帮助主人的越来越少了,必须要抓紧时间。”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很多地方。

    那些熟悉夜玄的人,都在抓紧时间闭关修行。

    而烈天帝几人,则是去了原始帝路,听紫龙讲解真理序列。

    随着一切回到正轨,诸天亿万界再次迎来了黄金盛世。

    那些曾经无法破开仙帝境壁垒的强者,都在纷纷破境。

    而此刻。

    在拥有一截原始帝路的那座黑暗魔海,黑暗边荒,有人镇守在此。

    这是夜玄的第十一位真传弟子————陈沉尘。

    之前进入岁月囚笼的时候,陈沉尘是古皇境。

    而今已经踏入道尊境。

    速度简直快的令人发指。

    因为陈沉尘的身上,同样有着天命之力。

    那份天命之力,是夜玄有意为之。

    之前的夜玄想在陈沉尘身上看到一个全新的希望。

    不过结局并不算好。

    所以只能前去寻找岁月囚笼这个遁去的‘一’。

    所幸,抓住了。

    陈沉尘依旧是少年模样,背着一柄剑,盘坐在黑暗边荒的城头,遥望着黑暗魔海。

    在岁月囚笼消失之后,他并未回永恒仙界,而是一直在此。

    哪怕是无拘者降临,他也没有回去。

    因为他知道,根本不用他。

    他一直在思考当年师尊与他说的那番话。

    走出自己的道。

    一条完全与原始帝路无关的道。

    他一直在努力,可后来进入岁月囚笼,他才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

    身处原始帝路之下,无论你在任何地方,无论你绞尽脑汁想出怎样的大道,其实都与原始帝路有所联系。

    因为只要你悟出的道,下一瞬间就会在无声无息中与原始帝路产生联系。

    除非斩断自身与这方世界的勾连。

    那怎么才能办到?

    那就是磨灭自身的一切,甚至将真灵都抹除掉,再以完全不属于这方世界的姿态出现,才有可能做到这一切。

    之前在岁月囚笼,他也遭遇到了帝尊的分身。

    那时候,他隐约间就明白了。

    为什么师尊要让他走这条路。

    因为帝尊的切断,会直接切断与原始帝路有关的一切力量。

    就等于将你一切力量全部镇压。

    帝尊尚且如此。

    另外两位清道夫,只会更加可怕。

    岁月囚笼消失的刹那间,他们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双眼睛。

    那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让人只觉得悚然。

    直到现在,陈沉尘都觉得自己在面对对方的时候,无法拔出自己的剑。

    而这,就是接下来师尊要面对的敌人!

    似乎没有人能帮到师尊。

    哪怕是那些师兄师姐,踏入到道尊之上,成就当年根本不存在的混沌境,也很难实实在在的帮到师尊。

    “路在何方?”

    陈沉尘微微一叹,眸中明显有了沧桑。

    他虽然看上去是少年,但年岁早已夸张的不得了。

    此刻,陈沉尘心情颇为低落。

    “想什么呢?”

    这时,一个声音缓缓响起。

    陈沉尘扭头望去,有些诧异,跳下城头,躬身施礼道:“弟子拜见师尊。”

    来人正是夜玄。

    在与周幼薇温存一番之后,夜玄又马不停蹄赶来了此地。

    世间安定,那只是表象。

    他们看到的是表象之下的暗流汹涌。

    夜玄微微抬手,示意陈沉尘不用多礼。

    陈沉尘站直身子,眼中迷茫消失不见。

    夜玄微微一笑,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你不喝酒?”

    陈沉尘摇头:“一直不喝。”

    夜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看来陈沉尘与宁宗棠之间的一切确是斩断的够彻底,可即便如此,陈沉尘一样无法领悟出那种不属于这世间的大道。

    也难怪陈沉尘会叹息,路在何方。夜玄飘身落在城墙上,眺望着黑暗魔海,缓声道:“我不确定那两位清道夫何时出手,也不知道他们所谓的真令何时显现,但如果一直等待下去,不是办法,

    我准备把沉入黑暗魔海的那截原始帝路复原,这期间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陈沉尘深吸一口气,郑重道:“是,师尊!”

    夜玄微微摆手道:“也不用有太大的压力,你还有师兄师姐呢,他们顶不住才轮到你。”

    “走了。”

    话音落地,夜玄消失不见。

    没有任何动静。

    悄无声息,就好像根本没来过。

    陈沉尘来到夜玄刚刚所在的位置,眺望着黑暗魔海,眼神凝重无比。

    师尊此行,保不准会激怒清道夫,导致其提前出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要做好万全准备!

    此行。

    夜玄并未告知太多人,只有幼薇、小烈他们知道。

    其余连鲲鹏、太安龙皇、第一尸、雷魔这些老朋友都不曾告诉。

    因为他们都在专心闭关,试图快速从道尊境冲击道尊之上的混沌境。可夜玄知道,这个境界的跨越,是一定要漫长时间的积累,并不是说突破就突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