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计谋揭穿(2)

夜小暖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品书网 www.pinshuxsw.org,最快更新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最新章节!

    这下裴氏想要再让阮明心出错出丑已经是不可能了,看着她们言笑晏晏,只能无能为力干瞪眼,还要维持假面的笑意招呼其他宾客。

    长公主与阮明心交谈甚欢,九公主坐在一边起初还有一点兴致,那些大道理她越听越百无聊赖。

    她目光停留在阮明心精致的鹅黄裙的牡丹上,大朵大朵的红艳艳的开得热闹非凡!看了一会儿眼睛又转向花园里其他夫人们,一个个的不是坐着嗑瓜子就是停在一盆花前聊天,真心赏花的几乎没看见。

    “这么无聊的赏花宴还没明心的衣裳好看呢,真么她们就那么喜欢办啊?”九公主转回头来插话进去跟长公主撒娇道。

    长公主无奈摇头看着她说道:“这……只是一种交际手段,不然还能怎么让官太太小姐们都聚集起来呢。”

    九公主却还是一脸的天真:“长姐办的赏莲会有京城才子们来添色,这裴夫人也真是的,女儿还办了婚宴,还又专门回娘家办一场,”

    她说着看向阮明心,“你们家是不是婚礼上哪里亏待她了啊?这么落你们阮家脸面。”

    站在阮明心身后的素心脸色有些不好,真是让她早上说中了。

    而紧接着阮明心一句话让她的脸色越发的不好了,阮明心轻飘飘无所谓的说道:“可能吧。”

    “小姐?”素心小声的提醒一声,再怎么说也要顾及一下阮家脸面啊,这毕竟是小姐自己的本家啊!

    九公主也听到了,看着素心,“人家明心说的实话,怎么了?”

    素心吓得双膝跪地,“奴婢无状,请公主恕罪。”

    她不过小小声的提醒一下没想到公主的耳朵这么尖!

    “阿九,素心是母亲留给我的丫头,你就别跟她计较了,她就是顾虑得比较多。”

    九公主嘟嘟嘴,她也不是非要处置个人,她就是实在是太无聊了,刚好这人都细声细气的惹得她心烦,“既然明心都给你求情了,起来吧。”她说完又对着阮明心笑,仿佛她做了一个大好事,你要欠我一个人情。

    阮明心理解她天之骄女,这样的宴会参加多了,众人都捧着她,无聊是难免。

    而她,其实也很明白这个公主。

    皇室之内,同室操戈纯属正常。

    但是这九公主,却难得保持着单纯的性子,关键是,她还同龙翼轩交好,也一向护着这个七哥。

    可是,到最后,却成了龙翼轩的垫脚石……

    但是她的性格,却是最适合给人当枪的。

    阮明心深吸口气,唇角勾出淡淡的笑,装作不经意的说道:“说道这个赏花宴,我倒是昨儿个在后花园里发现了一片湘妃竹林,竹子青翠茂盛不说,难得林子还很大,斑竹上的泪斑甚是清晰,与外面常见的别有一番风采。竹林还有个幽静的别院,我昨儿透过小门看见里面的牡丹可谓峥嵘繁盛呢,比之这花园里可不逊色,难得的是品种还多。”

    “真的?”九公主眼睛放光,摇着长公主几案上的手臂,“皇姐——”

    “好好好,去吧去吧,”长公主拿她没发,看向阮明心,“既然明心觉得如此特别,我也想要去见识一番是如何的好看。”

    三人起身,后面女仆跟随,起身离开就是一群浩浩荡荡的人,阮明心往身后看一眼,果然一些世家夫人小姐也一并跟随着呢。

    眼神冷凝,嘴角微冷,回过头来又是一派巧笑嫣然,素心都觉得那是她看见的错觉。

    她跟小姐也有一段时间了,小姐做事一向有分寸,在阮府里无人可欺,但是这样狠戾的神色还只有当时小姐六岁的时候才见过一次。

    她看向百灵,对方仿佛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心中略微惊讶,不禁感叹难道这就是大剑门出来的弟子威压?

    浩浩荡荡一行人,越走越偏僻。

    九公主指着前面茂密的一片竹林惊呼,“果真还有呢,没想到裴府后花园那么群花环绕,在这偏远的地界,竟然还有如此刚硬的一片呢!”

    阮明心微笑,三人就要往竹林里走去。

    见到客人相继离席,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后留下裴玉芳自己跟过来的裴氏见到不由惊恐。

    那片竹林掩映中的小院可是大女儿的住处啊!

    这要是被人闯进去了那还了得?

    裴氏透过人群缝隙看见走在最前面的阮明心目光难掩憎恶,又是这个惹事精。

    不过现在可不容她多想,她立即快步上到前来,“公主万福。”

    说完她有些焦急,一起身接着说道:“公主怎么走到这儿来了,这里杂草荒僻的,碍着您的贵体就不好了,咱们还是去那边看看吧。”

    说着她指着花园另一边的水塘出,裴氏也是精细,除了水塘边的迎春花又连夜移植了一些碗莲大的荷花进去,错错落落甚是雅致。

    明心站在边上一句话也不说看着裴氏,九公主也狐疑看她,她已经看见竹林掩映中的别院了,大门关闭,边上的角门也一点缝隙也无。

    天之骄子就是这样,你越不想要她看见的,她越是想要去看。

    九公主就像走过去看看里面是否真的有牡丹花,一点也不顾及裴氏阴沉的脸色。反正她的身份谁也不干忤逆,至少是在这里她能为所欲为。

    裴氏看来是真着急了,在九公主快要上去推开正门的时候一个婆子收拾着两堆半人高的稻草走了上来。

    草扎子高耸,盖过了她的头顶,她直直的往前走。眼看就要冲撞到九公主,大公主看九公主没发现,喊了一声就立即拉了她一把,九公主是拉到她身后了,大公主自己是被婆子滑落的两堆稻草蹭脏了衣裳,甚至连头顶上都还立着两根。

    “长公主——”

    九公主惊魂不定一抬头就看见自己长姐一身狼狈,“大胆裴氏,你是何居心?”

    “公主饶命啊,公主饶命,是老婆子走路不看路,冒犯了公主,还请公主恕罪。”那个婆子跪在地上一边求饶一边啪啪的自扇耳光。

    裴氏也是立即跪下,“公主饶命,请快快随臣妇去厢房更衣。”

    她原本是想让婆子抱着稻草进去以示院子里是拉杂的肮脏地儿,这样九公主就不会老想进去了,却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脏了公主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