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哪有那么容易就中的

米米来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品书网 www.pinshuxsw.org,最快更新宠你甘之若饴最新章节!

    “那行吧,我等会再打电话看看。”姚志说完大步走出总裁办公室。

    路科亦看着电脑上的壁纸,明天就可以和她去领证了吧。随即按下内线,关奇迅速进入总裁办公室,“路总。”

    “别墅按照预期应该完工了,这些天你也辛苦了,到时候工资给你翻一翻。”路科亦从来不会亏待他得力的下属,特别是他的左膀右臂。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关奇仍然毕恭毕敬。

    “还有让楼下的保安和保全全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路科亦突然想到再次吩咐着。

    “是。”这都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

    隔天一早,路科亦带着代夏到当地的民政局拍了照顺利拿了证。

    一堆俊男靓女完美的绝配连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夸赞,这是他民政局以来颜值最高的也是最富有的,对方还是赫赫有名的summer集团的路总个亚泰集团的千金。

    “所以你什么时候娶我啊?”代夏拿着红本本坐入车内歪着小脑袋笑嘻嘻问他。

    路科亦俯身给她系好安全带在她嘴上偷了个香,“就迫不及待的想嫁给我啊。”

    “我感觉吧,现在所过的生活和婚后差不多,只是差了结婚这一个形式,当然还差一个小宝宝。”代夏拿了结婚证看了好久,终于有了他们两人的红本本,她一定会收好的。

    “小宝宝?”路科亦心情大好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也许你的小肚子已经有了呢。”

    “不可能,哪有那么容易就中的。”代夏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就算是中奖也要多努力几次呀。

    “你在怀疑我那方面的能力?”路科亦气息压着她让她感受到下腹的火热。

    代夏小脸倏的一红,“还在外面呢,快好好开车别乱来。”双手抵在他的胸膛阻挡他,这男人现在的动作真是越来越厚脸皮了,一肚子的坏水不正经,她可受不了天天这样。

    “那我晚上乱来可以吧。”路科亦坐正位置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什么,你说他死了?”书房里传来韩有年的声音,“什么时候死的?”

    “昨夜里,就连外面的看守保全也被打晕过去了,所以是他杀而不是自杀。”李森也是中午才得到的消息就急忙赶来告诉主子,“我们的线索又断了。”

    “不,李森,派人去查t市人流量密集的监控,再派人去查那天他有没有所乘坐的航班身份证和人脸识别一项也不能少。”既然他胆敢能祸害嫁祸给我母亲去杀害龚依并且带过去一定是t市的人,不然要是在b市的人早该动手了,还能知道她的行踪怕是早有打算,和她有一定的仇恨说不好还认识。

    突然的一个激灵让韩有年想到了什么,“派人去跟踪沈雯希看她最近有什么活动?”

    “是,总裁,我这就去办。”李森接收到任务转身出去。

    紧接着主卧室房间里传来声响,韩有年快速奔过去,在控制她之后,韩纪中和纪有如听到后也惊吓赶来,这还是从t市回来第一次看到抓狂,虽然好了一点点,但糟糕的情况还是会发生。

    当韩纪中看到她身上的伤痕时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那现在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停止下来?”她一个女孩子竟然会变成这般模样。

    “没有,爸妈你们先出去吧。”韩有年冷声开口,不让她使用镇定剂唯一的办法只有把他为给她抓。

    龚依看到他锁骨的伤口心脏不免一痛,“我不想伤害你,我下不出手。”说完又在手臂上使劲一抓,那种舒适感又让自己舒服了几分,原本手臂手臂还没好的伤口再次又抓出血顺着手肘往下流。

    韩有年一只手轻松握住她两只手,就刚刚在书房里的短短时间内她的脖颈全是抓痕,一次比一次用力。

    “李嫂。”韩有年出声喊道,李嫂听到声音后急忙跑进来。

    “快找给她擦拭伤口。”韩有年指了指橱柜上的药品,李嫂赶紧拿来将血迹处理干净,却注意到韩有年的手腕也被抓出了血,惊呼出声,“少爷,你的手。”

    “先不用管我,去拿纱布来。”不让她抓的感觉会更加难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龚依忍住冲动不再去抓他,可是这双手像不听使唤一样,在韩有年手腕上抓出一道又一道血痕,“对不起,对不起。”她抬起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望着他,他的俊颜全是一层薄汗。

    “少爷,都处理好了,但是你的手……”,李嫂欲言又止。

    “你先下去吧!”韩有年死死控制住她,不让她有一丝反抗的机会。

    这样的感受还不如让她去死,“镇定剂……给我…给我打镇定剂。”龚依哽咽着声音主动开口要求,浑身的疼痛让她忘记了挣扎整个人处于一种僵麻的状态。

    “不可能,你只有抓我这一种选择,其他的想都不要想。”韩有年霸道的口吻让人不容拒绝。

    “我做不到,我真的……”,随即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靠在他的怀里,脸上还流着泪。

    “你只有这样才是最安静的,但又谁希望你这样呢。”韩有年拿过纸巾擦着手上的血迹随后给她盖好被子大步走出去拨打了一通电话。

    “解药研发的怎么样了?”韩有年回来在主卧室门口,他实在看不下去她这番痛苦的模样。

    “韩总,现在只有暂时的解药,药效期还不确定多久,因为龚小姐服用的量过多,怕她身体负荷不了太多的药效,我傍晚给你送过去。”季医生这几天一直在功破,但还是不见初效把药性全部压下去,一时间感觉他这二十年来的医生白当了。

    “嗯,我知道了。”挂掉电话进入主卧室看了还在昏睡中的人然后走下楼去。

    “李嫂,照顾好她,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进我的房间,如果她醒了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韩有年穿好大衣吩咐着李嫂,他现在要去一趟公司,他必须要知道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