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你彻底激怒了本宫,狠狠的鞭打!

手摘枇杷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品书网 www.pinshuxsw.org,最快更新造反失败,迎娶公主最新章节!

    阴森幽暗的竹林,司徒惠感到了一种绝望的眩晕。

    过往记忆如洪水般席卷而来,那十五万张纯朴的脸庞仿佛化作地狱恶鬼,在朝她挥动血腥的獠牙。

    “我对你们早有防备的,只让你们驻扎在河谷,其实想背叛远走高飞就行,可献祭十五万性命换取招安筹码,你们不怕苍天有眼吗?”

    “罪孽在我,远远低估了人性之恶,我愧对那些一腔热血的人们。”

    苏长风缓缓走出竹林,双眸猩红,肩膀微微颤抖。

    司徒惠举起双手死命地捂住耳朵,试图来抵挡着外界带来的一切杂音。

    但她失败了。

    “我错了。”她发出几声难以描述的音节,近乎歇斯底里,“顾离,我很后悔,我整夜都被梦魇缠绕。”

    突然,她嘶吼几声尖利的笑声。

    很清楚地看到这张脸。

    名震帝都的临川驸马。

    何其荒诞可笑,似乎是天道报应,仅仅一块糕点,就给她敲响丧钟。

    望着失态的苏长风,商仪面无表情,依旧是一副冷淡模样。

    遭到背叛可耻吗?

    在她以往的认知里,掌控不了人心的都是废物。

    但苏长风不同。

    他用己身性命换取手下五万个流民安然无恙。

    若非做出这个世人无法理解的抉择,他仍旧逍遥法外,在两淮云州呼风唤雨。

    “意外吗司徒千户?”苏长风手拎屠刀,很平静地走过来。

    “你忘记你爹娘是怎么死的?你为什么想玩转权力游戏?你凭什么敢接帝国驸马的糕点?”

    司徒惠浑身发抖,她从对方深邃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的恐惧模样,她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丧命了。

    “是……是李儒教唆,我无时无刻不在愧疚!!”司徒惠求生的欲望喷涌而出,她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噗!

    刀刃砍在手臂,手掌骨肉分离,鲜血如泉水般汩汩涌出。

    “你有你为了利益而背叛的理由,我有我为了十五万冤魂而复仇的责任。”

    苏长风很冷静地剁掉另一只掌骨,鲜血飙了他一脸。

    司徒惠已然失去痛觉,蜷缩挣扎奄奄一息,眼珠子暴凸死死盯着沾满鲜血的刀刃。

    如果没有接过糕点,以后也会惨遭暴毙,顾离就是临川驸马,他瞒过天下人。

    “我……我……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十五万苦难百姓。”

    殒命之际,司徒惠用尽全身气力断断续续说出这句话,进而头颅横飞出去。

    “够了。”商仪冷冷凝视着歇斯底里的苏长风,“克制情绪。”

    后者扔掉屠刀,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静,复仇的快感过后,只有浓浓的悲哀。

    ……

    当尸体丢出公主府,闻讯而来的李儒三人神色惊恐,又竭力压抑愤怒的情绪,脸庞肌肉紧绷。

    身首异处,双掌尽断,生前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尸体静静躺在竹席里。

    “司徒!”魁梧的陈元范就要冲过去,被兄长紧紧拦住。

    “放肆,”李儒眼神狠戾地剜着他,低斥道:

    “庙堂如履薄冰,司徒犯蠢是她祸害,莫非你也想得罪临川殿下?大离的天潢贵胄,根本不把咱们当人看待!”

    “埋葬!”

    锦衣卫一声令下,几个飞鱼服抬走尸体,生前是五品官,怎么都要举办还算体面的葬礼。

    诸多看热闹的权贵相互对视,眼底都有戏谑的笑意。

    据说此女曾经是叛军的首领之一,倘若不投靠朝廷,虽死也能在煌煌青史留下名讳。

    现在嘛,朝廷命官多如过江之鲫,谁会记得一个武职?留给世人最大的印象就是勾引驸马,可谓臭名昭著!

    巍峨气派的公主府,走出一道修长的身影,他表情复杂,清澈的眼神里隐有愧疚之色。

    苏长风看向离得最近的三个人,轻轻施礼道:

    “你们是她好友么?此事在下深表歉意。”

    “驸马言重了,是她自作自受!”李儒赶紧解释,表示他们对公主府不敢有丝毫埋怨。

    围观权贵朗声笑道:

    “驸马,一个贱人死就死了,可别影响你跟公主的感情。”

    “诸位见笑。”苏长风摇摇头,默默走回府邸。

    ……

    内苑阁楼,高贵典雅的身影凭栏而立,青丝漫舞,身上缭绕的幽香吸引七彩斑斓的蝴蝶盘旋。

    “本宫俨然成了大离妒妇。”她轻启朱唇,语调森森。

    “我非常感激殿下的恩情。”苏长风止步仰望着她。

    典型的极度傲娇,明明不在意外界风评,却还要阴阳怪气几声。

    临川居高临下俯瞰着他,漠然道:

    “你若背叛本宫,下场比她更惨。”

    “是。”苏长风应了一声,旋即小心翼翼说道:

    “殿下能否帮我开辟中脉?”

    注意到越来越冰冷的脸色,他补充一句,“当我没提。”

    快步走进阁楼,伏在书案奋笔疾书,将脑海里的《辟邪剑谱》写下来。

    所谓开中脉,便是修炼者的命脉,也称大道脉。

    练武的门槛非常低,但凡有点渠道,都能在身体诞生内劲。

    真正的修炼人士,是需要开辟中脉,之后无论是炼精还是炼骨,都会较以往顺利十倍。

    用前世的话来说就是行业壁垒,你没掌握诀窍,或者毫无关系资源,撞破头都撞不开壁垒。

    而在别人眼里,壁垒就跟***一样,轻而易举捅开。

    写完剑谱,苏长风走过去推开帘门。

    “滚蛋!”商仪静坐高凳,对镜描眉。

    “殿下,你看看这本武学秘籍,在九州处于什么层次?”

    他踱步近前,将新鲜出炉的剑谱递过去。

    “垃圾。”商仪看都没看,镜子倒映出惨绝人寰的脸蛋。

    “就看一眼?”苏长风强行塞过去。

    “你在挑战本宫的底线。”商仪凤眸森冷,一动不动盯着他:

    “别自以为你跟本宫处在平级!”

    说完眉心微低,扫了一眼宣纸。

    瞬间,她的眸底划过一丝惊艳,不由分说抢过来。

    “顶级。”

    苏长风挑了挑眉,浑身舒坦。

    临川的判断绝对不会出错。

    九州顶级的武学秘籍,在他那里就是烂大街的白菜一般,想想就爽得不行。

    “殿下,你帮我开辟中脉。”他继续请求。

    临川凤眸接连闪烁几下,眸光停留在宣纸,五指缓缓触碰苏长风的胸膛。

    如冰刃在体内肆掠,初始的冰寒刺骨过后,俄顷就传来一股股暖流,蔓延至四肢百骸。

    苏长风眼睛半阖着,浑身充斥着力量亟待爆发,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多谢殿下。”他不知道自己一天得说几个谢字。

    中脉开辟,以后修炼秘籍便如鱼得水。

    “不对!”商仪睫毛扑闪两下,蓦然盯向苏长风,寒声道:

    “炼此功必定会走火入魔,僵瘫而死!”

    好牛逼的洞察力……苏长风故作随意,不紧不慢说:

    “我忘了说明,欲练此功,挥刀自宫。”

    “你骗本宫?”商仪抬起右脚,将没有防备的苏长风给踹倒在地。

    “你没问,就直接帮我开辟中脉。”苏长风表现得很无辜。

    “你练了?”

    “是呀。”他翘起兰花指,半阴不阳说,“这样才有资格,辅佐殿下女主乾坤。”

    商仪盯了一眼他的胯部,很平静打开抽屉,取出银色藤条状的鞭子,冷冰冰道:

    “手刃叛徒,心情都开朗了,竟敢奚落本宫!”

    “你玩真的?”苏长风顿感凉飕飕。

    鞭子呼啸而来,不轻不重抽打在他的腰部,商仪面无表情踏步而来。

    突然,她美艳绝伦的脸蛋笼罩凝重之色,侧眸盯着东南方位。